欢迎访问中山大学校报 - 中山大学  

日期查询 | 全文检索 | 返回首页
  
新第380期(总新第380期) 2016年12月9日   本期一版  上一期  下一期  更多期次  
   第02版 
     语音播报

一代有一代之文学



作者:彭玉平

习近平同志最近在中国文联十大、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,引发了文学艺术界的高度关注和热烈讨论。讲话内容丰富而深刻,通贯历史、当下和未来,应该是以后一个较长时期文艺发展的纲要性讲话。我未能到现场躬逢其盛,但细读讲话,不能无感。

习近平讲话的核心是希望文艺界能遵循文艺创作的基本规律,创造出契合这一时代的崭新华章。这让我想起了国学大师王国维在《宋元戏曲考》中说过的一段话:“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:楚之骚,汉之赋,六代之骈语,唐之诗,宋之词,元之曲,皆所谓一代之文学,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。”王国维一连说了楚、汉、六代、唐、宋、元六个朝代或时期的文学,来说明相应六种文体曾经的辉煌。所谓“后世莫能继者也”并非是说某一种文体在后代不再创作,而是无法达到曾经的高峰而已。所以“一代有一代之文学”,在王国维的语境中,其实是一代有一代之“文体”的意思。

按照清代叶燮的说法,文学创作的客观对象不外乎理、事、情三者,围绕这三个字,不仅篇章杂沓,而且文体常新。而作者的主观条件也是才、胆、识、力四字可尽。如果说古今一篇大文章,都是由这七个字而成,当然是可以的。但具体到每个时代,确实会有一些新的气象,除了文体创新,还有精神上的独特气质。从“建安风骨”到“盛唐气象”,从“梗概多气”到“格力雄壮”,都深刻地烙上了时代的痕迹。“歌谣文理,与世推移。”一时代文学之所以难以被另一时代的所替代,原因也正在这里。

那么,生活在当下的时代,文艺工作者应该有怎样的创作情怀呢?我觉得文体创新或许需时较久,但时代气象总是扑面而来,时代精神也必然氤氲在心。习近平说:“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,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。任何一个时代的经典文艺作品,都是那个时代社会生活和精神的写照,都具有那个时代的烙印和特征。”与历史上的其它时代相比,我们这个时代确实有着不同寻常的新气象。习近平说:“当代中国正经历着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,也正在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。这种伟大实践必将给文化创新创造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。”开阔的国际眼界、深刻的社会变革、丰富的生活面貌、多元的文化格局,彼此融通,而自铸新质。所谓文化创新的背景和方向也都在于此。

经典总是每个时代深情的呼唤,她不仅自成峰峦,傲世独立,而且穿越时空,盘桓人心。习近平同志说:“伟大的作品一定是对个体、民族、国家命运最深刻把握的作品。”“伟大的作品”当然具备“经典”的品格。这种作品因为浸润着深刻的身世之感和家国情怀,所以才拥有思想的穿透力、审美的洞察力和形式的创造力,有此种种之“力”,经典也就有了其它作品难以企及的生命力。

文学的视界虽有不同,涵括的生活内容和思想情怀也有宽狭高下之分,但都不妨其各成经典。以前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提出“有我之境”与“无我之境”的概念,很多人觉得深奥难解,不接地气。我觉得习近平同志说的“我们既要像小鸟一样在每个枝丫上跳跃鸣叫,也要像雄鹰一样从高空翱翔俯视”,就非常形象而贴切地诠释了“有我之境”与“无我之境”的内涵。小鸟的世界也许只有一根短短的树枝,但它一样可以感受近处的一抹阳光和枝头的一缕芳香,真实而鲜活。雄鹰的世界则广阔无垠,它可以畅快地俯视广袤的森林、大地,也可以沐浴满天的朝霞和醉人的黄昏,张扬而大气。造就怎样的文学境界,只能就文学家性之所近来决定了。换言之,就看你是拥有小鸟的婉转之心,还是拥有雄鹰的宏阔之志了。

唐代的韩愈曾告诫那些想学古文的年轻人说:“仁义之人,其言蔼如也。”他的意思是说,把自己的道德修养提高了,文字自然温润可亲,别具魅力。“根之茂者其实遂,膏之沃者其光晔”。培其根本,才能丰其果实;备其灯油,才能增其光亮。习近平讲话中提到的德艺兼修,其实正是创造经典的必备素养。此外,尚须安守寂寞,深戒躁进之心,“无望其速成,无诱于势利”,无论是对于生活,还是对于文艺,这种沉潜从容的含玩之心,确实是非常重要的。

讲话是纲要,崖略自高;关键在落实,见诸行动。作为一名长期在中山大学研究、讲授中国文学的学者,研读习近平这篇关于文艺创作和评论发展方向的讲话,真是于我心有戚戚焉。我欣喜地发现,作为南方的学术、文化重镇,我们中山大学提出的十二字培养目标:德才兼备,领袖气质,家国情怀,不仅是习近平讲话中的关键词,而且前后绾合,构成其文脉的三个重要支点。

一所拥有并自觉追求人文情怀的大学,是值得尊敬的;而一所在德才兼备的基础上,把领袖气质与家国情怀的结合,视为人才培养方向的大学,更体现了一种特殊的仁爱之心和不凡气魄。我相信:四季如春的康乐园有足够的胸襟,承受这份源自历史的厚重、契合当下的丰饶和引领未来的坚毅的人文情怀。

生活之树常青,而文学之光恒耀。虽然“扬言赞时,请寄明哲”,但我们既然身逢这一“时”中,岂能不惕惕自若,而为他日明哲之“扬言”预备论说之资乎!

验证码:点击更换图片
 相关文章
 我有话说
打开

中山大学 © 中山大学版权所有   | 在线投稿   
服务提供: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   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     友情链接:中国高校校报协会 京ICP备12019430号-6